彝州高峰——百草岭

日期:2021-04-26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姜云辉点击:1341 字号: 手机:

扫描微阅读

彝州高峰——百草岭

?
大美大姚

 

百草岭位于大姚县城西北部的桂花、三台和湾碧三乡交界处,距县城80公里,主峰帽台山海拔3657米,为彝州第一高峰,因形似一顶帽子而得名。据说登上山顶,就可以得到“官帽”荫庇,人生顺利,仕途顺畅。这一极具诱惑的传说,让人趋之若鹜。

百草岭山脉立体气候显著,有"一山分四季,隔里不同天"之说。登顶帽台山必须经过的好汉坡、情人坡、响鼓地、万猴林,也各具特色。一一穿越这些地方,领略百草岭神奇景观,能真切地感受到这是一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圣地、人间净土。

好汉坡与其说是第一坡,不如说是百草岭树立的门户与考验。这一坡道狭长陡峭,坡势险峻,怪石林立,让人望而生畏。所以登上这个坡,就可以称为好汉。

情人坡:源于一段神奇美丽的爱情传说。聪明美丽的彝族姑娘薄朵到情人谷采草药,不幸遇到恶狼,被英俊勇敢的猎人查列若所救,二人因此生情。后来查列若身患重病,薄朵采集百草岭的草药治好了他的病,两人于是结为夫妇,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。情人坡由此得名。爬上情人坡,瞬间赏心悦目,好汉坡带来的疲倦一扫而光,那连片的杜鹃,细泉小滩,人在花中行,画由景中生。

万猴林是百草岭的经典景区。那些立身于肥沃高山千古不朽的栗树重重叠叠的枝桠,长满了树花和青苔,毛茸茸的树花和青苔挂在树上,或厚重,或轻柔,形成了万千姿态,活脱脱如群猴嬉戏。穿梭在万猴林,你不能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登岭上山顶,观莽莽原始森林,迷醉于百草岭一尘不染的自然美景之中。山上深草如毯,远远观之,能够感受到犹如绿草原般的雄浑;深入山林,连片的千亩杜鹃,万顷青松,怪石流瀑,细泉小潭,是山中最常见的风光;孔雀杉、冷杉等数百种珍奇树种,以及叫不出名字的花木,将百草岭变成了天然珍稀植物园、天然园艺场和珍稀花木博物馆。

“层峦叠嶂 ,群山俊秀 ,松桦并茂 ,草木苍翠”。百草岭山脉峰峦叠嶂,古木巍巍,俨然独具远古森林一般的神秘。广袤的高山草甸,点缀着各色野花,方圆千里群山峻岭,葱葱郁郁,云海、马群、蔚蓝、碧绿尽收眼底;可谓处处皆景。登临峰顶,极目远眺,“山高我为峰”之感便会油然而生。

 

十里核桃沟,桂花自必左


大美大姚
百草岭山下,桂花自必左村,四面环山,一条小河从山谷中流淌而出,房前屋后被郁郁葱葱的老核桃树围绕着,像绿色的巨伞将阳光遮蔽,河谷里都是苍翠的核桃树,除了蝉鸣,丝毫感觉不到暑意,偶尔传出的狗吠和炊烟,指引着大山深处的人家......

乡民们照顾猪鸡、核桃树、地里的庄稼,喜欢而忙碌.....而彝家美食也在这原生态的环境里孕育,所谓靠山吃山,地里鲜嫩的豆角,用雪白的猪油爆炒。早已炖好的老火腿,在柴火灶上翻腾着,雨季收集的蛤蟆皮和树花,用热水发过之后凉拌,还保留着自然的纹路。大山里的洋芋,又面又沙,放子母灰里烧熟,香气四溢。地边就有的树头菜,掐上一把,用水汆熟,碧绿鲜嫩。土锅里的红豆早已沙软,放上火腿汤和酸腌菜,正好来碗汤泡饭,在山涧随意奔跑的土鸡,用柴火炖上,即使不加佐料,原汤也金黄芳香......

喜欢这十里核桃沟的光阴,寻一个僻静的所在,随遇而安,信手拈来几把山茅野菜,张罗一桌农家菜,三五知己喝着自酿的小灶酒,追寻生活的本真,看自己内心的山水,那些常年在山中的人们,也就成了秘境中的隐者。

绿色珍珠,桂花上坪


大美大姚

 

桂花上坪村,彝州屋脊百草岭山脚一颗玲珑剔透的珍珠,沉默而宁静。尽管远离尘世的喧嚣和嘈杂,却依然掩饰不住自身的光芒,它的云淡风轻,一如满山盘根错节却风骨依旧的老核桃树,历经风霜雨雪,在斑驳中更显神秘。村边潺潺而流的小溪,用它清澈的眼神,经年不息地向世人诉说着这个小村的安静祥和。

清晨,整个小村都清润在晶莹的露水中,翠绿的花椒树上满挂着红红的果实,是那种艳艳的,妖娆到极致的红,花椒上闪亮的水珠泫然欲滴,像晶莹通透的珍珠。站在山道上,伸手就可触摸到路边翠郁的核桃叶,微风轻拂,沙沙声婉转轻柔,似大自然在低吟浅唱。

 村里长满郁郁葱葱的核桃树,树根上那一道道时光精心雕刻的纹路像是无限丰盈的血脉,一根根膨胀着伸向四面八方,延续小村庄的舒适和祥和,像一条绿色的丝带将小村缠绕出万种风情。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绕村而过,溪水朗澈清甜,滋润着这一方的草木万物,上善若水,它用自己的乳汁,浇灌出彝家儿女们水一样的玲珑人生。

垛木房,是上坪一道让人永远也看不厌的朴素风景,依山而建,高低错落,韵味古朴,保留了彝族族民居特有的“垛”的文化特色,彝家垛木房冬暖夏凉,舒适宜人。而几乎每个彝家小院里,或者房子大门前,或者屋前屋后,都有数量不等的核桃树,少则一棵,多则三五棵甚至更多,棵棵枝繁叶茂,苍翠葱郁,安详地守护着自己的家园。

 核桃老树见证着上坪的岁月静好,也铭记着上坪村的坎坷风雨,苍凉中却不失大气,昔日风华仍隐隐可循,多少年来,它始终安静地矗立在百草岭山下,用宽容和慈悲的眼神,看着小村庄在岁月的长河里四季轮回,生生不息,当繁华落尽,曾经的梅葛调子似乎仍在山林间回响,雄浑,绵长……  

冬去春来,日月匆匆,往事早已零落成泥,百草岭山下的上坪,却日渐葱茏。

 

百草岭下的垛木房,桂花未尼乍


大美大姚

 

大姚境内彝州屋脊百草岭东麓,距离桂花镇12公里,海拔2450米,有一个彝族世居的山乡—未尼乍,那里森林茂密,奇峰竞秀,巍峨雄伟。山间苍松翠柏,郁郁葱葱,飞泉叠瀑,藏于深涧。独具特色的彝族民居--垛木房错落有致分散在山坡上。 

“垛木房”,又称为“闪片房”,是少数民族因地制宜的一种民居建筑形式,因其不用砖、石、土、瓦等材料,全是用木料建成,其中墙体及梁拄是用木料垛成。未尼乍村地处山区,老村的房屋建筑大都依地势分布,高低错落,韵味古朴,并无固定格局。保留了彝族族民居特有的“垛”的文化特色,这种独具特色的彝家垛木房冬暖夏凉,舒适宜人。

篱笆、松林、鸟鸣,淳朴的彝家乡民在这里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性情暴烈的公鸡在垛木房之间游走,看守着自己的领地,慵散的大黄狗在村中低吠,羊群悠闲地在山坡上吃草……嗅着松花的余香,那沧桑的石板路、那陈年的瓦砾、那凹凸不平的垛木墙、那被翠绿的花椒树包裹着的小山村,这就是被时光遗忘的地方!

   站在长满野草青苔的小路,看到垛木房旁用篱笆围起来的耕地,抬头就能看到一片林海,配上一缕缕阳光。在林间小鸟清脆的叫声中醒来,看着山间的薄雾升起。让人不禁很想去享受那平凡又难得的生活。

走进垛木房坐在火塘边,看着外面的阳光透过木头与木头之间的缝隙,一层层地洒进来,在地上画出一道道光线,还有那无数小小的尘埃就在那一层层光线里灵活地舞蹈着……痴痴地望着这些神奇的景象,似乎就是感受到了时空停住的某一刹那,而且是美好又宁静的刹那。

没有震撼的心跳,也没有激动的声音,无所谓耀眼的奢华,无所谓黯然的古韵,星空下,垛木房静静矗立在百草岭山下......

 

传统古村落,桂花大村

 

大美大姚

 

桂花大村,一个位于半山腰的古村落,宁静而安详,鸟鸣伴奏着这里的微风,每当炊烟升起,空气里便弥漫着农家美味的芳香。让人心底里产生一种回归自然,追忆童年的感觉。岁月更迭,经年未变,还是一如既往,日子还是细水长流。至今保留着原生态的乡村风貌、溪水清澈、水田相连、阡陌纵横、碧树成荫、是一处没有开发鲜为人知的原生态世外桃源。

沿着大村的石板路缓缓行走,手扶着略有凹凸感的石墙,从石块传递到指尖的微凉,似乎触摸到了那逝去的时光。走在这样的地方,你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。 一座座土木房沧桑斑驳,一条条窄巷悠远静谧,一畦畦庄稼呈现出丰收的颜色,偶尔几声鸡鸣犬吠,青山环抱下白云缭绕,让人不知身在何世、身在何处。处处透着古朴气息。

踏上光滑错落的石阶,一座座古朴幽静的土木房。透过斑驳脱落的墙体,我们仿佛可以听见时间的声音,向行人诉说着悠久的往事和曾经有过的辉煌。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”这是古诗里描绘的乡村画面,也是今人情牵梦系的古村落图景。穿越千百年,这鸡犬相闻、炊烟袅袅的乡村田园,至今仍然令人心生向往。

翻山越岭,穿越人海,只为了找一方内心的宁静。在大姚桂花大村,避开车水马龙,看沧海桑田。寻原汁原味的乡愁,体会“最平凡的日子,变成他人的风景”。

名称:电话:
共0条评论

已关闭